莫小二OwO

努力成为有文化的人(简单来说是上学OwO)

安爸樊妈大日常 2(一)

煎蛋生活:

十分感谢小伙伴同学同志老干部们这么喜欢安爸樊妈。


其实一开始真的是对着游戏瞎写了点。我没想到大家会这么喜欢日常向。一开始没想到会写这么多,很多日常都是后来在我那一点点里添加的。然后我才知道,原来日常是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的。


(汤姆猫式握手)真的是非常地谢谢你们啊!


(系统客服式答谢)感谢您对安爸樊妈系列的支持!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产生脑洞的动力。


(商家式福利)为了答谢新老顾客,本篇结尾有彩蛋。感谢你们的支持与厚爱!忠心地祝您读文愉快!


安爸樊妈大日常第二部。开放性,实时更新,剧情与游戏进度同步。


现在开始。


                              标题: 谁要留级


安樊家隔壁有一户邻居,姓钱,里面住着一对老夫妇,钱大爷和钱大妈。


钱大爷,钱大妈。姓钱,也爱钱。


小曲,小关和小邱长大了,不用安迪接送她们上下学了。这天,小关放学回家,见到隔壁钱大妈站在自家门口伸着脖子朝她张望。


小关朝钱大妈摆摆手,“你好,钱大妈。”


出乎意料,钱大妈对小关很冷淡。她垂着眼皮,对小关做手势,“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小关犹犹豫豫地走过去。“怎么了……钱大妈?”


钱大妈吊起眼角,指指旁边的户外餐桌,“我问你,昨天我们家放在这张桌子上的平板电脑,你有没有看到?”


小关愣了,“没……没有呀。”


“我昨天明明就放这里的。上午还在下午就没有了,我们全家人都没有动过的。”钱大妈叉起腰,一双市井气的眼睛盯着小关,“小姑娘,你说实话,拿了就拿了。还回来就好了,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小关觉得很委屈。她想争辩,但又说不出话来。


“嘛呢?”一个带着点鼻音的女孩声音传来。钱大妈和小关听到声音,都扭过头。


女孩看了眼钱大妈,走到小关身边,偏过头认真看一眼小关的脸,“呀!小关你眼圈怎么红了呢?钱大妈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啦?”


“樊小曲,你回来得正好!”钱大妈一双小眼睛又盯住了小曲,“我问你,我放在这里的平板电脑,你有没有见到嘞?”


“别这么看着我——可不是我拿的。”小曲扬起眉毛,“我每天放学可不会这么早回家。我还趁我爸妈上班没回来,和同学去网吧呢——小关就更不可能喽,她一放学就回屋学习。您看看她,这么乖,怎么会偷东西呢?”


钱大妈冷哼一声,“算了吧!你个小姑娘,高中生不好好学习,整天一副油嘴滑舌的样。多半就是你。这个平板电脑,是我老头子送给小孙子雷雷的生日礼物。你们想要的话,你父母那么有钱,找你们父母要就好了,拿我们雷雷的东西做什么嘞。”


“你说什么呢?!”小曲被惹毛了。刚要开骂,就听见远处哐哐哐的脚步声:


“小曲——小关——”


小邱手里拎着一大盒蛋糕跑过来,“你们都在呀。哎?钱大妈也在呀。我买了蛋糕,您要吃点吗?”


“吃什么蛋糕呀——”小曲阴阳怪气的,“人家钱大妈家的ipad丢了,怀疑到我们三个头上了——”


“啊?”小邱愣头愣脑的,用力摆了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每天一放学就跟同学去逛街吃蛋糕,要很晚才能回来呢!肯定不是我。小关那么老实肯定也不会是她。倒是小曲有这个嫌疑——”


小曲一听立马就炸了,“樊小邱,你吃错药了吧你?!你说清楚,我怎么就有嫌疑了?!”


小邱把脸伸过去,和小曲脸对脸,“怎么地?我就觉得你的嫌疑最大!因为只有你才能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我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了?!你懂什么叫偷鸡摸狗吗你……”


“你怎么没有偷鸡摸狗……”“我怎么偷鸡摸狗了?!”


“上一次你趁爸妈不在家拉了一群同学来家里开party,我和小关耳朵都要聋了我现在都没向爸妈揭发你……”“那上次你和你们班一男生打架把讲桌都砸了,赔讲桌的钱还是我替你从爸口袋里偷的这事你忘了?!”


“那上上次你和同学去网吧玩到凌晨才回家,要不是我跟爸说你是去同学家复习了你非得被罚抄华尔街日报不可!”“那你成绩太烂老师说要你留级请家长还是我帮你去外头找了个人冒充咱爸这你怎么讲?!”


“@#¥%¥#@#¥*&……”“@#¥%¥#@&*¥#@¥#@¥%#@……”


一旁的钱大妈张大了嘴,目瞪口呆。


“钱大妈,我们三个真没拿你们家东西。我爸说过,不随便拿别人东西是做人的基本道德。要不你还是自己找找吧。”一旁的小关早已看惯了眼前的场面,她刚才已经平复了情绪。说完了这句话,她没有看钱大妈,转身走了。


“谁要留级?”一个在小曲和小邱都很熟悉的慵懒温柔,但有时候也不温柔的女人声线传入耳朵里。


“……”“……”小曲和小邱同时截住了话头,缓缓回头。


樊胜美踩着高跟鞋,手里拎着几个超市的纸袋,站在她俩面前。


 


                                 标题:纽约时报


蔬菜?大白菜、鸡毛菜、通心菜、油麦菜,绿的菜白的菜都有了。


肉?牛丸、羊肉卷、牛肉卷、斑鱼薄片、黑白百叶、血豆腐也都有了。


汤料?有了。


应该差不多了吧?


还有酱料。差点就忘了。


不错。这回应该差不多了。


可是家里有这么大的锅吗?


算了,再买一个锅回去吧。


回家。打开车门。把一堆东西从车里扛出来。


安迪回家的时候,樊胜美母女三人正坐在沙发上。


“小邱,你怎么搞的?你今年都初三啦,怎么就不知道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呢?”


“妈,不是的……是我同学,他们跟我说这次模拟考试可简单了,说都不准备复习了。我一看他们不复习了,那我也就不复习了吧……可是……可是等到考试那天,发现根本就不简单,而且考完以后他们都说自己复习了……”小邱一脸委屈样,眉毛都快撇到嘴角了。


“樊小邱!你是不是笨哪?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啊?模拟考试这么重要的考试你怎么就不知道有个自己的主意哪?”樊胜美气得用手指头去戳小邱的脑袋,“哎,你这是干什么使的?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小曲嘁地一声笑了,“还用问吗。里头肯定装的都是吃的呗。”


“还有你,小曲!你怎么回事啊?你上次不是答应我不再上网吧了吗?”


“妈,没有——那是老师让我去逮姚滨去了……”


“呵呵。老师让你去网吧逮姚滨?我看是老师去网吧逮你俩吧?”


“小曲,”安迪把吃的东西放在餐厅吧台上,也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我记得你上次跟我发誓说你再也不去网吧了,是上周三吧?那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两周之内必须把游戏戒掉吗?”


小曲看到安迪,从沙发上跳起来,蹭一下窜回自己房间去了。


小邱看着小曲逃窜的背影,噗嗤一声笑了。脸上委屈郁闷的表情烟消云散。


樊胜美也笑了,“安迪,还是你有办法治她。”


安迪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学习和工作是一样的,有奖有惩。如果你完成不了上司交给你的任务,那必然就会受到惩罚。”


(上周三)


小曲一脸不情愿地站在安迪面前。


“爸,你叫我来书房干什么?”


安迪站起来,从书柜第二格里拿出一份报纸,“给。”


小曲犹犹豫豫地接过来,“这干什么?”


“你不是不喜欢看书吗?”安迪朝小曲手里的报纸努努嘴,“那就看报纸吧——把这份《纽约时报》抄一份,星期六之前交给我。”


“为什么???”


“上周你发誓说如果你再上网吧,我可以随意惩罚你,结果你没遵守。记得吗?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小曲:“???Excuse me?????”


“怎么,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安迪抬起手,用食指敲敲自己的太阳穴,“小曲,你总是玩,这可不行。人是要有文化素养的。抄抄报纸不是挺好的吗?”


“……”小曲一双大眼睛瞪着报纸,报纸上满篇的英文字母也瞪着她,“爸,我能不抄吗?”


“如果我星期六早晨没有看到你的手抄稿,我将收回你小Polo车的使用权。”安迪关掉电脑,站起身来。“书房这几天就留给你了,安心在这里抄。不许跳抄漏抄,也不许找人代抄。还有,电脑的密码我已经改了,你上不了网的。”


“哎爸,你等等……爸!爸爸爸爸爸!!!!!”




                                标题:火锅面


厨房里。


樊胜美把安迪买回来的菜一样一样地从袋子里拿出来。


“哇,安迪,你买了这么多菜哪?让我看看,有菜有肉有酱料有汤底……还有锅?亲爱的,咱家那么多锅,你怎么又买一个呀?”樊胜美把装锅的纸箱子拆开,“嗬,还买个这么大的!”


“Em,因为我平时都不做饭,所以不知道咱们家有没有适合做火锅的锅。”安迪过去帮樊胜美一起从袋里往外拿菜,“我这次多买了些蔬菜。大白菜,鸡毛菜,通心菜,这有………”


“大!!白菜鸡毛菜!!!!通心菜油麦菜!!——绿的菜白的菜!!!什么菜炒什么~~~~菜!喜~羊羊美羊羊!!!懒洋洋沸羊羊!!!!——什么羊什么………”


“樊小邱你发什么疯!”小曲一把推开在厨房里狂扭的小邱。“爸,你今天买火锅面没有?”


“火锅面?”安迪托着下巴想了半天,“坏了,结账的时候点来点去,还是少买了一样。”


“啊?爸,你没买火锅面啊?”小邱跑过来,两手拽住安迪的衬衫袖子摇晃,“那没有火锅面我们可怎么吃啊?”


“哼哼。”樊胜美系着围裙在水槽边洗菜,“所以说家务活这种事情啊,就不能靠男人。关键时刻女人细心的好处就体现出来啦。”


“Hey!我也是女人好不好?”


“好好好~你是男人是女人我都爱你~Mua!"樊胜美把湿漉漉的双手在毛巾上擦了擦,捧起安迪的脸在她嘴上用力亲了一下,“要是下次能记住买火锅面我就更爱你了……小关,去把柜子里的米粉拿出来。”


“哦,知道了。妈。”


…………


火锅咕嘟咕嘟地,热气蒸腾。


“好好吃啊!”小邱从锅里夹出牛丸和肉狼吞虎咽,“米粉也好好吃!”


“小邱你慢点儿吃!别噎着。”樊胜美举着筷子,宠溺地看着小邱,把一杯果汁放在她旁边。


“小邱,你怎么不蘸酱吃?”小关捞起一块鱼片,放在碗里蘸了一下,“鱼片蘸海鲜酱更好吃哦。”


“哎呀,顾不上了!我都要饿死了!”小邱塞了满嘴的肉,说话含含糊糊的。


“别光吃肉!多吃点菜!”樊胜美看着埋头吃肉的小邱和大口吃鱼的小关,一脸嫌弃的表情。“这些孩子,尽挑大鱼大肉吃。活生生的两只食肉动物。”


“Em,樊小妹,其实从刚才开始,你也一直光夹锅里面的肉吃。”安迪朝樊胜美端着的筷子比划了一下,“你没发现只有我和小曲两个人在吃蔬菜吗?你看,你筷子上还夹着一块肉。”


樊胜美顺着安迪的比划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筷子,一口把那块肉吞下去了。


“樊小妹,”安迪嘴角带着笑,从锅里夹出一棵油麦菜,夹到樊胜美碗里,“有了你这只我们家最大的食肉动物,才有了小关和小邱这两只小食肉动物。你要保持你的身材,才能不天天在我耳边喊胖。”


…………


餐桌那头,一直在狼吞虎咽的小邱低下头,悄悄地对小关说:“哎,你有没有发现,咱爸自从上桌吃饭,脸上一直挂着那种很甜蜜的笑。”


小关:“是啊。爸平时很少笑的。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笑得这么甜。”


小邱:“依我看,是从刚才在厨房洗菜,咱妈亲了爸一下,爸就开始这样笑了。”






                                 ————to be continued.....


                    P.S. 作者已饿死 (吐血而尽的微笑:)




                                     彩蛋问答


问:安迪,你知道什么是食肉动物吗?


安迪:“噢。我好像有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财主,临终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唉声叹气。他的儿子就问他,说爸,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财主就说啊,‘唉,前天去你舅舅家吃饭,盘子里最后一块肉我没捞着吃啊……’


儿子问:‘那你为什么不用筷子去抢呢?’


财主:‘筷子上夹着一块呢。’


儿子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把它吃进嘴里呢?’


财主:‘嘴里还有一块呢。’


儿子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吞下去呢?’


财主:‘喉咙里还有一块呢。’




樊胜美穿着高跟鞋,哐地一脚把安迪踹到一边去。


“滚!!!!!!!!!!”





评论

热度(59)

  1. 莫小二OwO菠萝安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