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二OwO

努力成为有文化的人(简单来说是上学OwO)

【Newtina】原创/She's getting married

always黑白:

Part 1  Part 2


Part3


 星期五的伦敦回到了阴雨绵绵的平常状态,今天是他赴约的日期,他在挑选着装的时候考虑了5分种,他可不想因为打扮得太正式让对方误会他的意思,最后他选了简单的条纹衬衫,简单随意,不会太隆重。出门前他给蒂娜写了一封信告知他要去赴约了,他本不用这么费力,但他就是觉得自己有义务向她妻子打声招呼,一切料理完毕后,他出家门了。


 那家餐厅离这儿不远,他决定从魔杖里撑出伞,步行前去,只走了10分钟就到了。到达目的地后,他收伞推开门,环顾四周,看到莉塔向他招手,他朝她走去。 


他坐下来还没等她打招呼就开门见山,“你想对我说什么?” 


莉塔把乌黑的头发别在耳后,苦笑着说,“你和上次一样直接。”


不用想就能猜到她在指什么。


 纽特依旧面不改色,如果是15岁的他听到莉塔不悦的口吻,他会小心翼翼关心她怎么了,深怕为她添烦恼,那时的她总能让他缴械投降,可那是过去了,不堪回首的过去。


 他缓缓回答,“我不会为我的坦白道歉,我说的每句都是真心的,包括我不后悔拯救你,我本意并非故意伤害你,但我想让你清楚地知道我的想法。” 


莉塔瞥了眼桌角,可以注意到眼眸里有股怒火,也掺杂着受伤,还含有她标志性的倔强。 


她回想起了终身难忘的那次经历。她曾天真地以为自己可靠魔法生物训兽师的优势获取格林德沃的赏识,毕竟知根知底了解它们的寥寥无几,而另一个永远不可能加入他,她甚至信任了她的同僚。 


现实是残酷的,一次她和同伴在一起执行任务对付傲罗,她对一只瑞典短鼻龙施了夺魂咒,龙扑动巨大,几乎能覆盖整片森林空地的翅膀,喷出一团又一团火球,树叶烧地焦枯,傲罗们节节败退,她狂喜,肾上腺素飙升,竟放下了戒备,夺魂咒也慢慢失效。 


她的同僚是个一直对她怀恨在心,自大的黑巫师,他的嫉妒心顿时发作,企图邀功自己凭一己之力干掉了一群傲罗,谎称她战死了,此刻他觅得了良机,毫不迟疑向她射出死咒,幸好龙是警惕性很强的生物,它张开庞大的身躯,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咒语牢牢打在它身上瞬间死亡,她赶紧躲开咒语的再一次袭击,可同僚终究是魔力强大的黑巫师,他的钻心咒瞄准了莉塔,好像是对失手不甘心的报复,想折磨她至死,咒语一发即中,莉塔在烧焦的空地上痉挛,尖叫声如曼德拉草一样撕心裂肺,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时间仿佛如世纪般漫长,她第一次在鬼门关徘徊,第一次感觉如此渺小,不堪一击,第一次后悔把自己推向龙潭虎穴,人类对死亡的恐惧竟能如此强烈,求生的欲望战胜了一切所谓的虚荣心,自尊心和不切实际的所有念头,让其在一瞬间回心转意,哪怕只有一次经历。 


就在这时纽特及时赶到了,同僚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注意到另一个人的存在,他趁机解除了敌人的魔杖,放出踡翼魔击晕了他,马上又把生物收回口袋,冲向莉塔,搀扶她,怀中人不停地喃喃自语,“我是个傻瓜,我不该追随格林德沃,我太高估自己了,我再也不会训练生物做武器了,再也不碰黑魔法了,再也不。”


 纽特焦急地说,“好,那就好,但我们得赶紧去医院。”说完莉塔就晕过去了。 


莉塔打了个寒战,至今她都会作噩梦,不仅仅是关于那次事件的,更多的是关于格林德沃,梦里他用一切方法虐待自己,低沉的嗓音如火车启程的隆隆声,不择手段惩罚自己的背叛,即使也许他并不知道,他很可能以为她就那么死了,但她逃脱不了将会伴她一辈子的阴影。 


终于她开口了,“你选择过我一次,是什么让你改变了?” 


纽特叹口气回答,“我没‘选择’你。我确实离开蒂娜-提到他妻子的名字莉塔努了努嘴-想把你从无可救药的悬崖边拉上岸,但原因绝不是你或者说当时愚蠢的我以为的那样。 


他又重重叹了口气,继续,“我以为自己对你还有感觉,或许还爱着你,我和你的生命还有某种关联,事实并非如此。我后来懂了。”


莉塔直勾勾看着他,“事实是什么。” 


纽特镇定自若,直视她黑曜石般的眸子,回复道,“事实是和你无关,只和我自己有关。”


莉塔没理解,“什么意思。” 


纽特说,“从头到尾都是我与自己的心魔 作斗争。我固执到近乎偏执地想去救你乃至于无视自己的心,是因为我认为自己不能束手无策地看着在我脑海里扎根了十几年的记忆就这么化为乌有,这些记忆陪伴了我孤独的生活,有美好的,有不那么美好的,总之它们是我存在的一部分,恰巧大多数是关于你的,我认为自己必须要抓住它们,否则这么多年我没法忘记你就失去了意义。只要你还有救赎的希望,我就能保存一些好的东西,其实我早就不需要它们了,自从……蒂娜出现以后。除此之外我也是在尽一个巫师的责任,我得承认我的正义感不弱,所以说我并不后悔最终的结果。” 


莉塔消化了下他的话,这番陈述与她期待的大相径庭,在和他见面之前她在心中排演了无数次他可能说的话,她多么希望他能在亲眼见到活生生的她之后恍然大悟,蓦然回首发现她才是他的真爱,事实却如覆盖着坚冰的打人柳,狠狠抽打她的心,梦境随之幻灭。


可她无法罢休,“你不能把我从你的人生里抹掉,你也无法否认你爱过我,哪怕你想。” 


纽特立即回答,“我不会这样做,但我可以决定未来人生里陪伴我的是谁,我最珍惜,最想守护的是谁,最快乐的时光是和谁一起度过的,最重要的回忆是和谁一起创造的。” 


莉塔像是被莫特拉鼠刺了一下,可她不会认输,“那霍格沃兹呢?学校的时光是每个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对你来说也一样。我们相知相爱过5年,日后你想起霍格沃兹不可避免会想到我们一起做过的那些大胆举措,难道我一点地位也没有了吗?我不相信。”


 纽特弯起嘴角,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同情,“我和蒂娜去过霍格沃兹,我们以后也会再拜访,我愿意和她分享我的少年时代,以另一种方式。”


 他其实没说完,但他觉得对方已经知晓了他的意思。 


莉塔猝然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你拯救我的时候在思念着她吗?” 


纽特挤出一抹笑容,有些自责地说道,“在向她告别的时候,我整个心都掏空了,但我当时还不愿意面对背后的含义,我妄图麻痹自己,一心扑到寻找你的踪迹,我睡觉时想的是她的脸,喂生物时浮现的是她的笑颜,动物们都不理我,皮克特生了一个月的闷气,拒绝为我开锁,嗅嗅不稀罕我给他的金币,杜戈没和我一起喂蛇鸟,连他们都知道我在犯傻,他们确实很神奇。遇到黑巫师我会想蒂娜身为傲罗有多危险,担心她的安危。救了你之后,我越发觉得自己不该伤她的心,时间确实是最好的良药,它让我清醒过来。” 


莉塔闭上双眼,她全身麻木,嘴唇几乎没动地喃喃道,“你爱她。”


纽特坚定地回答,“是的。” 


空气仿佛凝固了几秒,四周小声的交流像施了无声咒一样被屏蔽掉,最终莉塔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我们以后还会有联系吗?” 纽


特忖度片刻给出了答案,“我会和我的妻子商量,我不能一个人作决定,这关系到我们两个人。” 


莉塔没出声只是点点头。 


纽特起身,对她说了句“再见”,离开了餐厅。 






纽特回到家瞧见蒂娜正在指挥食材,略微嘟着嘴,手指白皙修长,他盯着它们看一会,坠入爱河的人是奇怪的生物,爱人的每个小细节都能成为痴迷的对象,纽特承认他爱凝视她的手指,它们握着魔杖指节泛白的时候,拿着羽毛笔在主人思考如何下笔轻轻敲打的时候,捧着他的脸抚平伤痕的时候,他对自己的小怪癖毫不羞愧,他相信蒂娜也不会在意。 


蒂娜察觉到他的归来,暂停手中的活,她棕眸里好像有种难以言喻的情感,纽特看到了,感觉到了,他向她走去和她深情一吻。 蒂娜首先停止了这个吻,她渴望知道谈话的内容,但仍然淡定地说,“谈得如何。” 


纽特把她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和他们第一次离别时一模一样,然后说,“我把一切都和她坦白了,我拯救她的初衷,对你的感觉,我的未来,无论她抱有什么幻想,现在估计都没了。还有一件事,她问我会不会再和她联系。我告诉她要和你商量,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蒂娜没说话,微微低头,睫毛在眼睑上投去一片阴影,这不是纽特期待的反应,他急切地问,“怎么了,亲爱的。” 


蒂娜抬头直视他,眼神里有什么他难以名状的东西,他不能说他懂到底是什么,他或许永远也不会懂,就像关于她的其他某些事情一样,有时她就像个谜,但他会尝试破解,不懈地尝试着。 


她平淡地开口,“如果我说不可以,你会不会很失望。”


 纽特立即回答,“当然不会,我无所谓,让你不舒服我是不会做的。不过,问题不在这,对吗?” 


蒂娜眼眶泛红了,“这很愚蠢,我只是……这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纽特关切地安慰道,“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我会和你一起分担。” 


蒂娜犹豫了一下,她怕纽特觉得她不可理喻,但她决定对她最亲密的人坦白,“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准确说是胡思乱想你是不是对她要和别人结婚这件事感到……,总之有感觉。” 


说完她逃避他的注目,补充了一句,“都说了很蠢。” 


纽特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击中了心脏,他连忙解释,“她对我没有意义了,是什么让你这么想?” 


蒂娜的眸子和雨中的伦敦一样朦胧,她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想是我那奇怪的不安全感发作了,也许是嫉妒你和她之间曾拥有的一切,我知道这有点不可理喻,你在遇见我之前的生活我无法支配,和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为此难以释怀是毫无道理的。可是我忍不住想独占你,想参与你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不想让莉塔掺和进来,如果说我乐意你以后和她保持联系,那是在说谎。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这不安全感会不会消除,无论我有多努力。”


 纽特耐心听完蒂娜的一席自我剖析,他越怕为她着迷,她是如此复杂多面,他愿意花一生去探究,接着他抱住了她,语气宠溺地说,“即使没法消除也关系,我会时刻提醒你我的心属于谁,我们未来有无数次冒险去打造值得镌刻在记忆里的经历。至于莉塔,我觉得不再和她联系是对我们最好的决定,是时候斩断一切了。”


蒂娜从他怀抱里抬起头,似乎带着愧疚地说,“如果你想和她-” 


纽特用手指堵住她要说的话,“我和她的缘分尽了,我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我没必要再给予她什么,我只想把自己都给你。” 


蒂娜害羞地微笑了下,她不能保证不安全感会随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说不定未来他们会为此产生口角,但她坚信纽特的爱会阻挡风雨的肆虐,她双臂搂住他的腰,对他说,“谢谢你。”


“我很荣幸。” 


-Fin

评论

热度(37)

  1. 莫小二OwOFalls into Adven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Falls into Adventu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