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二OwO

努力成为有文化的人(简单来说是上学OwO)

嗅嗅不背锅

Cherry.C:



【Newtina】


本文献给昨天一直在评论里怂恿我开车的亲们,但我还是没开成哈哈哈


特别感谢 @路易斯酒壳 启发了个画风清奇的脑洞~


一言不合就OOC了,但糖是大把的,希望大家喜欢。


求评论。求聊梗。






嗅嗅:一直脑补我们神奇动物会害Newtina翻车的人类可以消停点了!明明就没有翻车!!这锅我们不背~!!!!






————————————————————————————






我是一只嗅嗅,也是个艺术鉴赏品味极佳的收藏家。人类对嗅嗅总有种错觉,以为只要是闪亮亮的东西就能博得我们的欢心,比如金子,但真正能打动我的,从来都是设计高雅拥有着奢华魅力的珠宝饰品。


眼前这个人,就经常用庸俗金子收买我,愚蠢的人类!


他叫纽特•斯卡曼德,是我的饲主,也是一个无耻的窃贼,总是偷偷把我辛苦收集的珠宝送给它们的原主人。但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这已经他第13次来回走过我面前了,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一定是谋划着又从我的宝库里掠夺什么。


“嗅宝……”啊哈,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休想得逞!


“你看,今晚可是第一次跟蒂娜约会,绝对不能搞砸了。”约会?你逗谁呢,纽特你为了从我这抢东西已经没有下限了吗?


“好吧,不是约会,只是个需要携伴出席MACUSA晚宴……”纽特的声音满是被戳穿的尴尬,但他没有放弃“但它可以是个开端啊,只要你帮我,我真的很想送件漂亮的首饰给蒂娜。”


所以呢?为了自己求偶就把魔爪伸向我吗?自私的人类!


纽特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的无声抗议,继续执着地说服我,“那可是蒂娜,你也非常喜欢她对不对?上次她还跟你一起清洁保养珠宝,还给你用珠宝搭了个小房子。”呸,帮我搭小房子的是奎妮,你和蒂娜擦了两下宝石就躲到一边卿卿我我去了!纽特蹲了下来,眼睛一瞬不闪地看着我,开始使用哀兵政策。“拜托了嗅宝,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好不容易又见面了,再不把握机会,她大概就会被其他人抢走了。”


这倒是真的,在英国的每个日日夜夜,纽特只要没在写书,他就会到箱子里来照顾动物们,经常会跟我们聊起蒂娜,蒂娜来信啦,蒂娜复职啦,蒂娜吃面包啦,蒂娜想看书啦,蒂娜约他来纽约玩啦……最后佐以万年不变的结尾:“我想她了。”


纽特的还在直勾勾看着我,瞳孔深处却是蒂娜的影子,好吧他知道我永远抵抗不了他琥珀般清澈的眼神。狡诈的人类!


纽特挑挑拣拣犹豫了半天,才选中了个鸢尾花的挂坠,有些年头了,时间把它曾经光洁闪亮的表面蒙上了一层柔光,造型倒是不俗,只是好像缺了点什么……纽特已经开始对着胸针傻笑了,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了。我环顾了一圈,最后锁定了一颗米粒大小的珍珠,不是顶好的那种无暇白珠,而是有点带粉的,正好为雷厉风行的傲罗姐姐增加点女性魅力。


说干就干,我跳上纽特的肩膀迅速抢走挂坠,把珍珠稳稳地戳在鸢尾花的花心。嗯,这就对了。纽特从我手里接过升级进化版的鸢尾花,万分惊喜:“嗅宝你真是天才了!”


当然了,请叫我,真•珠宝制作艺术家•嗅嗅。


 


折腾了半天的纽特总算穿戴好准备出门了,但居然还想把我关进箱子里去,在我忍痛贡献了珠宝之后!忘恩负义的人类!


大概纽特还算良心未泯,他只是挥了一下棍子释放了魔法结界确保我不会溜到大街上去,就离开了。哼,就算不到外面去,屋子里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唉,美国这边都没有巫师自己的村落和地盘,非要和麻瓜混在一起,真是太不方便了。


大概过了还不到2小时,他们居然提前回来了,吓得我赶紧把纽特的家族勋章藏起来,不能让他发现我还在打这个主意。


等等,蒂娜身上这件长裙,上面闪亮亮缀着的居然是云贝鱼鳞,大小匀称的鳞片连成线,在黑色纱裙上勾勒出一幅星河图,被水淋过后更加耀眼。眼下忙着生火、七手八脚收拾屋子的纽特显然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蒂娜倒是不见外地脱下了外套随意落座——


芙!龙!魔!晶!我们嗅嗅认识每一种宝石,这是种南美黑芙龙身上的尾甲,坚硬非常,脱离龙体之后会慢慢从甲片变成光可鉴人的晶体,虽然不太贵重但非常罕见。现在它就这么一整片缀在蒂娜裙子的拉链锁头上,为她隐约可见的光洁后背画龙点睛。


一定要弄到手,就这么决定了!


浑身湿透的两人心情并没有太糟——


“抱歉蒂娜,我绝对没想到雷鸟的欢迎方式是给我们浇了一场大雨。”纽特变出了干毛巾和黄油啤酒让彼此暖和一点。


原来是雷鸟把他们带回家来了,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这么久不见,都有点想念它的泛着银光的羽毛了。


“别放在心上了,”蒂娜抿了一口黄油啤酒,“味道不错。反正我也不习惯那种酒会,他们也不会发现咱们不在的。老实说,能再见到雷鸟还挺高兴的。”蒂娜放下了毛巾,芙龙魔晶再一次暴露在眼前,要小心寻找机会才行,不然纽特发现了肯定要把我关在箱子里十天半月的。


纽特放好蒂娜用完的毛巾,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蒂娜,但即使是在家里纽特还是非常紧张,从他西装下胸口部位的突起来看,他还没来得及把礼物送给蒂娜。不应该啊纽特,在毒角兽面前大跳求偶舞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羞涩过。


“蒂娜,我想……”纽特东扯西扯半天之后,终于要进入正题了,他缓缓掏出精心包装的挂坠,“嗯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礼物?”蒂娜显得有点意外,小小翼翼地拆开来。“哇呜,真漂亮。可是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挺适合你的。”等等,纽特的脸真的有这么红吗,还是说只是被炉火照的?人类要是都像纽特那么笨拙,他们的求偶可真没意思。


“谢谢,我很喜欢。”蒂娜的声音和头一起低了下去,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不是吧,你可是傲罗啊小姐,私底下露出这么羞怯的表情罪犯们知道吗?她出神地摸着鸢尾花,好一会才鼓起勇气,试探纽特“你,你愿意帮我戴上吗?”语毕还冲纽特眨巴眨巴湿漉漉眼睛,仿佛自己提出的是个多令人为难的请求。


“可以吗?当然,我很乐意”天晓得纽特现在心里早就乐!翻!了!颤抖的声线和双手暴露了一切。


纽特接过挂坠,小心地向蒂娜走了一步,蒂娜温顺地微微侧头,露出纤细光洁的脖子,更靠近了,纽特肯定能感觉到蒂娜有些凌乱的呼吸,潮湿的呼气正对着他敏感的颈部。好不容易纽特才镇定下来,拨开蒂娜的头发颤抖地把项链挂上的颈脖,扣上了锁扣后,双手却依然环着蒂娜的肩,久久不愿动弹。


这几乎就是拥抱了。


机会来了!趁着他们郎情妾意,我快速跳上沙发椅背,瞄准蒂娜背后的魔晶纵身一跃!到手了!!!噢,好像不小心把蒂娜裙子的拉链拉开了,在月光下像块晶莹无暇的玉石,真美,难怪纽特这么喜欢她。


“纽特?”蒂娜狐疑的声音响起,完蛋了,她发现了,不管了先逃回箱子再说。


还有沉醉在浪漫氛围中的纽特一时迷糊,听到蒂娜的声音下意识搂住她,直到他充满伤痕和厚茧的大手毫无阻隔地抚到了蒂娜光滑的后背,还在上面流连了一会——


“噢天哪,蒂娜,我没有……”清醒过来的纽特快速四处环顾“嗅嗅!!!!”


好吧果然被发现了,我匆忙回头看一眼,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尴尬的还是害羞的满脸通红的纽特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向我扑过来了,但一只纤细的玉手轻易阻止了他——


“纽特……”嗯?蒂娜的声音听起来不像生气或者快哭了。


纽特下意识回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迎来了一个温柔潮湿的亲吻。


请叫我,真•求偶神助攻•嗅嗅。


 





——————————————————————


突然有种感觉,《风雨欲来》完全可以完结在第五章啊啊啊,亲都亲了抱都抱了,也已经确定彼此心意了,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写下去的必要了对不对~~?一家五口现世安好多棒啊~~~~~~





评论

热度(149)

  1. 莫小二OwOCherry.C 转载了此文字
  2. 莫小二OwOCherry.C 转载了此文字
  3. 莫小二OwOCherry.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