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二OwO

努力成为有文化的人(简单来说是上学OwO)

【newtina/小甜饼】婚后日常?!

卷帘人:

这篇超级ooc

ooc到我自己都懒得下手修改……所以没错,这是原原本本的初稿……

本来是想写一个被女儿捉奸在厨房的故事,然而写着写着女儿的部分反倒在其次了23333333

许久不产粮就给大家看这么个玩意儿我也很抱歉啊!跪求不打就好了……

再次预警:ooc到不行!无逻辑无文笔!是一个月前考完试后的冲动之作!

—————————我是分割线—————————

斯蒂芬在六年级暑假邀请了比他低两级的“好朋友”黛西来家里小住。

斯蒂芬一直强调那只是他的好朋友,他会邀请她来做客的唯一原因是她非凡的草药学才能可以帮助他已经忙碌了一学年的实验性药草培育。不过据蒂娜从女儿莎尔瓦(她与黛西同级,不过她在格兰芬多)那里打听到的情况看,这只是她哥哥掩盖自己至今仍不好意思表白的托辞罢了。当然,斯蒂芬的那个理由也不全然是胡编乱造,蒂娜记得女儿曾经轻描淡写地和她说过“黛西几乎每堂草药课都能给赫奇帕奇拿到加分”或是“妈妈,看着吧,我保证这个暑假结束前咱家的魔法植物园就要正式成立了”等等诸如此类的话。

蒂娜很少看见儿子有这么紧张的时候,早在那女孩到来前半个月,斯蒂芬就已经开始了大扫除行动——蒂娜不知道是该感到庆幸还是可笑,要知道,平时想让这个正处在青春期的男孩子乖乖收拾房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终于,某个阳光灿烂的七月末的傍晚,这个使得斯蒂芬觉得自己有义务在两周内打扫三次自己的房间又打扫了四次客房、换了六次客房床单才终于满意的女孩终于通过飞路粉来到了斯卡曼德家。

纽特、蒂娜和莎尔瓦都被斯蒂芬要求列队站在壁炉边迎接黛西的到来,不过显然,这个让斯蒂芬心心念念盼了一暑假的女孩在爬出壁炉看见这个欢迎队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不断摩挲着长袍侧摆,冲着用魔杖为她除去满身炉灰的蒂娜露出一个有点紧张的笑容。蒂娜记起来她曾在国王火车站见过这女孩几次,只不过斯蒂芬从没介绍过他们认识。她有一头奎妮那样的金色长发和碧蓝的眼睛,算不上令人惊艳的漂亮,但看上去文静温柔。

黛西略显腼腆地和斯卡曼德夫妇打了招呼,又和莎尔瓦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在礼貌的寒暄过后,斯蒂芬抢着帮黛西放好了箱子,又热心地领她在家里参观,迫不及待地要向她展示自己的实验在暑假里取得的新进展。然而不过短短十五分钟后,已经进入厨房准备晚饭的蒂娜就透过窗户看见了已然被妹妹抢了风头、正垂头丧气地看着坐在后院秋千上聊得火热的两个女孩的斯蒂芬。他的脸上似乎有一丝恼怒——很难说清这恼怒是冲着妹妹还是冲着他自己,但无论如何,他此刻略显窘迫的样子却让蒂娜很想笑——而她也的确笑出了声,连带着魔杖一歪,在半空中自动削皮的土豆乱七八糟地落下来。

然而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土豆们就又划出一道优雅的弧度,稳稳地飞进了一个大碗里。

“亲爱的,你确定要一个人做晚餐吗?”蒂娜转身面向声音的来源,看见丈夫正向自己走来,举着的魔杖并未放下。纽特的眼睛里有一丝戏谑,让蒂娜有点不服气又忍不住有点脸红。

“我还不至于连顿晚饭都做不好。”她说着又一次转过身,准备接着对付那些土豆。

纽特摇了摇头哑然失笑,这就是他的蒂娜。他知道无法说服她,索性收好魔杖,走到蒂娜身边,轻轻从背后抱住她,头搁在她肩上。蒂娜显然没料到纽特会来这一手,本能地想要挣脱,却被纽特钳制住动弹不得。

“纽特,你这样我可没法做晚饭!”蒂娜佯装恼怒地偏过头去看他,却发现纽特毫不畏惧地与自己对视,而她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根本无法招架他纯澈的绿色眼睛。

于是,他们就保持着那个姿势,直到蒂娜觉得自己有义务打破这个局面。

“你不想让黛西第一次来我们家就没有晚饭吃吧?”蒂娜的声音有点颤抖,连她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直到她突然意识到纽特的右手正顺着她小腹缓慢地上移。她猛地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然后一鼓作气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脸上带着好看的红,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羞涩。

“我猜她和斯蒂芬都不怎么在乎晚饭。”纽特无辜地耸耸肩,向着窗户一扬下巴。蒂娜看出去,发现莎尔瓦已经不见了,留下斯蒂芬和黛西两个人在秋千旁。即使隔着段距离和层层叠叠的树枝,蒂娜也能感受到两个孩子之间挡也挡不住的粉红泡泡。

她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即又勾起一个微笑。“我从没见过斯蒂芬这么害羞……不过,就算他们有情饮水饱,莎尔瓦也要吃饭啊。”蒂娜不满地瞪了丈夫一眼,说着又转过身去,坚定不移地用魔杖一点土豆,让它们在案板上自动切成丁,紧接着又去忙活其他的菜。

纽特盯着妻子的背影,心里忽然升腾起一阵渴望。他在心里暗暗鄙视了自己一下,老夫老妻了,居然还会有十几岁少年时的感受?好吧,他十几岁的时候并不认识蒂娜。不过说起来,那个时候的蒂娜是什么样子的呢?他看过蒂娜学生时代的照片,长长的棕色头发,笑得一脸纯真无邪——感谢梅林,这个笑容直到今天都始终未变。纽特觉得那时候的蒂娜像个毛茸茸的小狮子,严肃又调皮,说不出的狡黠可爱。他猜想如果蒂娜是他的学妹,他一定会从很早的时候起就心动了吧?想到这里,他露出一个笑容,紧接着心里一沉……蒂娜在学校里不可能完全不受男孩子欢迎。她高挑苗条,是与奎妮不同的另外一种漂亮,何况她还很聪明,而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最喜欢征服有挑战性的姑娘。他和蒂娜结婚二十年了,而他居然从来没有问过她在学生时代的男朋友。这不公平不是吗?蒂娜知道莉塔……但是他和莉塔什么也没有……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蒂娜从未提及过她在学生时代的男朋友。纽特忽然有点郁闷,虽然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幼稚得可笑,可是心里的那一小点别扭就是挥之不去。

“嘿,蒂娜。”他走过去,抓住了正忙碌着的妻子的手腕。

蒂娜困惑地抬起头,而当他看见她琥珀色眸子的那一刻,忽然有些羞于启齿。

“怎么啦?”蒂娜见他不说话,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在伊法魔尼的时候有去过男朋友家过暑假吗?”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足足让蒂娜呆愣了十秒,而纽特在问完之后就后悔了。这有什么重要的呢?哪怕蒂娜和一打男孩子约会过,但她已经成为他的妻子二十年了,给他生了两个孩子,而他,纽特,居然开始纠结起妻子学生时代的情史了吗?不过,话虽如此,纽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何况他是真的好奇。

“你说什么?”蒂娜反应过来之后弄不清现在该生气还是该大笑出声,只得又追问了一句。

“你上学的时候有去男朋友家过过暑假吗?”纽特看着她的眼睛,说得无比认真。

蒂娜的眉毛快要飞上天了。她上下打量着纽特,似乎在掂量着此刻应该用什么咒语让他后悔这个问题。不过最终蒂娜并没有施恶咒,而是认命似的垂下眼睛,继续做晚饭。她让黄油融化,看着它们和面粉搅拌在一起,斟酌着开了口。“你看,我并没有那么幸运,我得照顾奎妮,暑假里我都是和奎妮在一起。我是说,我可不像黛西那么幸运,能到有后院和秋千的男生家里过暑假。”说这些的时候蒂娜似乎有点伤感,虽然她语气轻快。

纽特忽然有点难过和尴尬,他突然觉得要是早点认识蒂娜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邀请小狮子一样的蒂娜去他家里玩,带她看鹰头马身有翼兽,给她编花环戴在头上——虽然当他第一次把她带回家的时候,他也把上面那些事都做了一遍。他回忆起那时候蒂娜的样子,脸红扑扑的,戴着他编的藤蔓花环,像个小天使一样美好,使得他鬼使神差地突然吻了她。那可是在自家的后院里!冒着被父母和哥哥撞见的危险!即使今天回忆起来,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勇敢,当然,也很鲁莽。他还记得那时候的吻是巧克力的味道,让人迷醉的巧克力的味道。他几乎不能使自己停下,勾着她的舌头挑逗厮磨,似乎要夺走她全部的呼吸。纽特回忆着,刚才的那股躁动又升腾起来,让他觉得嘴唇发干。梅林啊,他这是怎么了?发情期的毒角兽也不像他这样——面对不跳求偶舞的配偶依然能随时随地发情,更可怕的是,面对着蒂娜的他好像永远都在发情期,虽然他们结婚都二十年了。

“不过那时候我是有过两三个男朋友吧……”蒂娜突然脸红起来,看着蛋糕一点一点地膨胀,似乎很专注,并且打定主意不看纽特。

纽特被这句话拉回了思绪。这一次,换他的眉毛快飞进头皮里了。“两三个?”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都算不得正式的男朋友。”蒂娜的脸更红了一点,努力控制自己的语气,好像在说服自己这真的没什么大不了——虽然本来也确实没什么大不了。“你知道的,就是,维特,还有奥尔德……”

“那两个直到现在还会给你寄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的小子?”纽特没等她说完就大声说道,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太惊讶了,要不是今天蒂娜说起,他万万没想到那两个如今一个是MACUSA司法部副部长一个是魔药店店主的男人竟然是他妻子的前男友。

“嘿,这没什么,我是说,我和他们没什么……”蒂娜看起来有点恼怒又有点尴尬。“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你甚至还为了别的姑娘差点被开除。”蒂娜的声音突然变得干巴巴的,好像说出这句话多么艰难似的。

纽特敏锐地察觉到谈话正向着不那么愉快的方向进行。“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忽然有点好奇。我是说,你看,你知道我和莉塔没什么,而且我第一次认识你就让她成为过去了,但我居然不知道年年祝你生日快乐给你圣诞礼物的人居然是你前男友,好吧,这没什么,我是说,这真的没什么,我就是,有点震惊,不,是有点嫉妒罢了。”纽特结结巴巴地说完,看见蒂娜的脸色已经柔和下来。事实上,在提到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蒂娜就已经在强忍着不要显得太得意。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纽特有点紧张地等待蒂娜的反应,随即他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被他亲爱的太太捉弄了。他注意到蒂娜眼睛里闪动着的促狭的笑容,这笑容让他心醉又渴望。

“好吧,无论如何,现在你知道了。说起来,你不会把他们以后的礼物半路上拦截了吧?”蒂娜耸耸肩,决定不再隐藏眼里的笑意,转身挥动魔杖装饰蛋糕。

可是她低估了丈夫的醋意——来自神奇动物学家的醋意。

三秒钟,或者可能只有一秒钟,蒂娜感到纽特让窗帘滑下来好阻隔外面可能的视线,随即被人拉住手腕转了个圈——魔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她站立不稳跌在丈夫怀里,被他揽住腰,随即唇上便传来温热的触感。一瞬间她很想笑,她想挣脱出来说点什么,却在开口的一瞬间让纽特逮住机会侵入了她的口腔。

纽特对她太熟悉了,他的左手食指在她耳廓上轻轻画着圈,舌头缠磨着她的,逼得她退无可退。蒂娜感到自己已经靠在了料理台上,那只在她腰间的手下移到了臀部,轻轻揉捏着,让她禁不住有了更多渴望。她开始热切地回应这个吻,事实上,在纽特吻上她的那一刻,刚才淡淡的恼怒就被抛在了九霄云外。她伸出双臂搂住纽特的脖子,让身体更贴向他,而他也已经放开了她的唇,转而吻向她的脖子,啃咬着她的锁骨。锁骨上湿热灵巧的舌和坚硬的牙齿带来无尽的快感,使得蒂娜忍不住发出一声暧昧的嘤咛,然后,蒂娜突然意识到这举动有多不合时宜,强撑着用最后一点残存的理智猛地推开了纽特。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而且脸红得快滴血了。

纽特的手还揽着她的腰,这个姿势依然很暧昧。

“孩子们会看见的。”蒂娜最终挣脱了这个怀抱,随即继续埋头做晚餐。

纽特呆愣了一会儿,然后微微一笑,走到妻子身后,温柔地拥住了她。

“你……”蒂娜恼怒地抗议。

“我保证会做个good boy。”纽特说着,蹭着她柔嫩的肌肤,又轻轻吻咬起来。

“看在梅林的份上,你……”蒂娜无法抑制自己语调的颤抖,她一向没办法抵抗丈夫的温柔。

“咳咳。”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咳嗽,蒂娜猛地站直了身子,想也没想就大力推开了纽特——这一次她是实实在在地使了力气,尤其纽特毫无准备,以至于稍微趔趄一下差点没站稳。

莎尔瓦急忙上前扶住了父亲,然后强忍着笑意看着母亲脸上消不下去的红晕。“外面那两个刺激我,你们俩刺激了我十四年还不够吗?”莎尔瓦戏谑地问,欣赏着母亲躲闪的眼神和越来越红的脸。

梅林啊,她的妈妈怎么那么可爱?即使十几岁的小姑娘也很少会这么害羞!

“莎尔瓦,去帮着摆好桌子,喊斯蒂芬和黛西摆餐具……”蒂娜慌慌张张地说,躲避着女儿的眼睛。

莎尔瓦耸耸肩,离开了。

然后她又折了回来,“妈妈,记得重新整理一下发型好吗?你看上去比黛西还凌乱。”她说着偷笑着跑远了,留下蒂娜在原地恼怒地大喊了一声“莎尔瓦”。

纽特看上去很有些想笑,但他也清楚,妻子因尴尬而起的羞涩最终会变做面对他的愤怒。“嘿,我们去把菜端出去吧,好吗?”蒂娜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莎尔瓦已经十四岁了,何况我们没做什么。”纽特指挥盘子挨挨挤挤地漂浮在空中向餐桌移动,可以想见,蒂娜没有理他。

真是太丢脸了。蒂娜满脑子都是女儿戏谑的眼神。她会怎么想呢?觉得自己的爸爸妈妈太不庄重了不是吗?梅林的裤子啊,他们已经结婚二十年了,他们可不是斯蒂芬和黛西!而且纽特的轻描淡写也让她不开心,什么叫没做什么,难道非得被撞见……蒂娜想着,脸更红了。

“妈妈,别尴尬,放心吧,我刚才几乎只看见了你把爸爸推开。”莎尔瓦又折了回来,看见母亲一脸羞涩的怒意很想笑。

“莎尔瓦!”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就是了,但是真的,妈妈,这挺好的,我是说,你和爸爸感情好……”

“莎尔瓦!”蒂娜恼怒地瞪着女儿,而莎尔瓦只是吐了吐舌头。

纽特示意女儿先去餐厅,自己走向了蒂娜,而蒂娜不信任地盯着他,像只易怒的小鹿。他伸出手去想帮她理理鬓发,却被蒂娜敏捷地躲过,然后自己动手开始梳理头发。

蒂娜出了厨房,依旧一言不发,纽特轻轻叹息一声,不过他自信自己有办法让妻子开心起来。

看着吧,到晚上,到孩子们都睡下之后,他有办法。

纽特的脸上浮现一个调皮的笑容,他知道蒂娜会很喜欢的。

————————我是分割线———————

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跪求不要打我,我只是一个想发小甜饼但功力有限的作者啊……

嘤嘤嘤~~~

评论

热度(71)

  1. 莫小二OwO卷帘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莫小二OwO卷帘人 转载了此文字